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权臣_ 第一二五章 【不为人知的要求】-

时间:2021-01-17 16: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沙漠小说权臣 第一二五章 【不为人知的要求】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地下室所有人都看着韩漠,只觉得匪夷所思,实际上大家都看得清楚,韩漠并没有如何仔细看金佛,只是对着盛满水的杯子细细地看了一阵,难道看水杯就能知道金佛的真假?

    白裘小姐两道柳叶眉微微蹙起,似乎并不相信韩漠的结论,更不相信这两尊金佛都是假的。

    韩青也是迷糊了,凑近附耳问道:“少爷,你看仔细了?那艳老板可是说这中间有一尊是真的啊。”

    韩漠笑眯眯地道:“如果艳老板不这样说,别人怎会上当,她又怎能赢?她说这两尊金佛之中有一尊是真的,不过是想让她的对手先入为主,以为真的有一尊是真金,只是可惜的很,事实摆在眼前,我看不出这两尊金佛真在哪里。”

    艳雪姬眼眸子里此时竟然显出一丝惊讶,旋即吃吃笑道:“你说这两尊金佛都是假的?你敢确定?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没有必要了。”韩漠耸了耸肩:“既然是我和你赌,我说的就是答案。无论对错,我们这些人都只能受着。”他瞥了白裘小姐一眼,笑问道:“艳老板,却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艳雪姬叹了口气,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这话一说,几人惊讶之时,更是高兴,这句话无疑承认了韩漠的猜测是正确的。

    白裘小姐疑惑地看了韩漠一眼,实在不知道这个自私鬼是如何猜出其中的玄妙的。这样两尊金佛,即使细细看上一天一夜,也未必能辨识出真假,但是他却轻轻松松在片刻间猜出这两尊金佛都是假的,这等智慧,即使是白裘小姐,内心深处也不禁有些钦佩。

    “艳老板的意思,是说我蒙对了?”韩漠笑呵呵地问道:“也就是说,我们赌赢了?”

    “是。”艳雪姬一脸疑惑地道:“可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能告诉我吗?”

    韩漠站起身来,叹了口气,指着杯子道:“艳老板,你先看看这三个杯子里的水有什么不同。”

    艳雪姬显然对韩漠能猜出答案很感兴趣,她走到杯子旁边,仔细看了看,奇道:“也没什么不同啊,只是……!”她神色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更加疑惑,指着方才装有金块的水杯道:“只是这只杯子里的水,似乎比另外两个杯子少一些。”

    “那就对了。”韩漠微笑点头,扫视疑惑不解的众人,缓缓道:“金属之中,有金银铜铁锡。这些金属分量若是相同,大小却不同,若是大小相同,分量却有不同。这一点,大家应该都清楚。”

    这是常识,在场众人都禁不住点头,就连白裘小姐和艳雪姬也微微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重量相同金块和金佛,大小自然也是一样的。”韩漠缓缓解释道:“也就是说,若金佛是真的,大小和金块一样,同时放入水中,相同大小的金块和金佛,杯子里面溢出来的水应该是一样的。但是你们也看到了,两尊金佛溢出来的水,没有金块多,换句话说,他们重量是一样,但是大小却不一样,溢出来的水也就不一样。我想,这样一来,这两尊金佛是不是真的,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其实这在韩漠穿越前的时代,并不是很难理解的问题,主要是涉及到物体的密度,体积和质量的联系,当然,如果以名词来解释,这些人非但听不懂,更会将自己当成异类,毕竟在场的众人大都是见多识广之辈,那些稀有名词拿出来,必定会让他们生疑,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和浅显却很实用的话语来解释这一问题。

    白裘小姐恍然大悟,眼眸子里闪出少见的光彩。

    “是不是学了一招去?”韩漠看着白裘小姐,呵呵笑道。

    白裘小姐撇了撇嘴,转过头去,她一直是冷若冰霜的样子,这样一撇嘴,小儿女情态显露出来,更是有一种异样的风情。

    艳雪姬拍起手来,笑道:“精彩。小公子,你果然很聪明。”

    韩漠大言不惭地道:“这个事实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见过我的人都说我聪明。”

    既然赢了,大伙儿都松了一口气,至少用不着被关进铁笼子里。

    “你赢了。”艳雪姬轻轻道:“你们可以随时离开。”玉指轻轻点了点韩漠,媚笑道:“小公子,你也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会为你达成的。你要金银珠宝?还是要美丽佳人?”

    韩漠笑眯眯地道:“既然是我赢了,这要求当然是我来提。不过我的要求不想让他们知道,艳老板,我可以悄悄地对你说吗?”

    艳雪姬风情万种:“什么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难道你想……!”她更是做出一副媚人的样子,就像之前一样,舌尖轻轻舔了舔红润的嘴唇。

    于是,在白裘小姐鄙夷的眼神和众人奇怪的目光中,韩漠和风情万种的艳雪姬走到屋角,韩漠附耳轻言,很简单的话语,但是谁都听不到是在说什么。

    艳雪姬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轻声道:“这就是你的要求?”

    “以你们的本事,这个要求并不算难。”韩漠嘻嘻笑道:“不过我知道艳老板是个很讲信用的人,你的伙计也都是很有本事的人,这个要求并不算太苛刻。”

    艳雪姬沉吟着,良久之后,才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这是绑住了我们啊。不过既然你赢了,我自然会遵守承诺,你的要求我会答应的。”顿了顿,美丽的眸子里忽然泛起冷光,扫视中人,淡淡道:“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是你们该知道怎么做。我相信你们不会将在这里听到的和看到的说出去,我艳雪姬也敢保证,你们若是泄露了一丝一毫,你们肯定会很后悔。”

    众人虽然没有回答,但是却也知道,艳雪姬这帮人绝对不能得罪,即使自己有很强的势力,也还是不要招惹他们的好。

    韩漠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迈着步子往出口走,淡淡道:“韩青,咱们走!”

    “去哪里?”韩青急忙跟上。

    “睡觉。”韩漠打了个困盹:“我困了,大家晚安。”

    他竟然真的带着韩青离开,很悠然地回到自己的屋子去睡觉。但是大家最好奇的,却是韩漠究竟对艳雪姬提出了什么要求。

    这一夜,韩漠竟然睡得异常安稳,即使韩青还在担心艳雪姬的人言而无信,时不时地贴着房门探听外面的动静,但是这却丝毫没有影响韩漠的睡意。

    他这一觉,睡到天亮。

    次日风停雪止,大地又是一层厚厚的积雪,极目远眺,银装素裹,整个世界如同披上了洁白的轻纱,那是一种灵动的唯美。

    下楼用餐时,韩漠才知道,白裘小姐一行人,已经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离开了客栈,向西北方向去了。

    西北方是往黎谷川方向,韩漠倒是奇怪,那边正要打仗,不少百姓正从那边往东南边避难,他们却是往哪里去做什么?

    “小公子!”二虎笑眯眯地道:“艳老板将你的要求已经对我们说了,严老板让我告诉你,既然我们接下了这个事儿,也就会全力以赴,你就不必担心我们会出尔反尔了。”

    韩漠笑道:“我知道你们很讲信用,所以对你们怀有最崇高的敬意。”

    韩青摸了摸脑门子,到现在也不明白韩漠究竟提出了什么要求,昨晚倒也问过,可是少爷笑嘻嘻地没回答,显得很是神秘。

    ……

    ……

    黎谷川是会稽郡和渤州郡交界处的一处地名,亦是一片广阔的平川,会稽郡和渤州郡之间,有一道天然的屏障,连绵山丘,其间有一处巨大的峡谷,被称为“黎谷”,所以黎谷这边的平川被称之为黎谷川。

    黎谷两边,都是陡峭的山丘,黎谷间有一处小型的关卡,以前一直都是由朝廷的人马在这里驻守,但是燕京弑君计划开始实施之后,叶吴两家也趁势杀兵夺关,将驻守在黎谷关的一百多名将士俱都杀个干净,控制了关卡,实际上也扼住了两郡之间的交通咽喉。

    此时的黎谷关,已经重兵把守,关内更是叶家大批的军队驻扎,黎谷川的世家联军要想攻进渤州郡,先便要拿下黎谷关。

    黎谷川已经连营一片,处于渤州郡东部的东海郡韩家,会稽郡萧家和苏家,以及吴郡的西门家,四家联军将近八万人马驻扎在广阔的黎谷川。

    而处于渤州郡西北部的宜春郡范家和贺家以及临阳郡胡家的三家联军大约六万人驻扎在易北河一线,七大世家分成两路,一路自黎谷川进攻,目标是叶家属地的要害翰叶城,另一路是从易北河进攻,主攻吴家的蓝田城,双管齐下,从兵力上讲,世家联军那是远远过了叶吴联军。

    黎谷川虽然兵马都到位,但却是暂时按兵不动,并没有立刻进攻黎谷关,各家军队安营扎寨,暂作休整。

    韩家的军队驻扎在黎谷川靠南边,旌旗招展,气势庄严,雪亮的刀枪在大雪的映照下,更是耀着寒光。

    韩漠敢到韩族世家军帅营时,已是正午时分,将士们正在用餐。

    韩玄昌一身戎装,也正在帅营中和部将们就着地图研究敌我的形势,听说韩漠到达,立刻传令让他进来。

    韩漠一进帅营,韩玄昌就沉着脸问道:“你的人马呢?为何现在还没有过来点卯?”

    韩漠皱起眉头,问道:“爹,朱小言率领的风骑还没有到?”

    “哪里看到他们的影子?”韩玄昌显得很是不悦:“你的风骑虽是私家军,但是战场并非儿戏,既然参与此次讨伐,便不可擅自行动。韩漠,我可警告你,军中不比平时,若是出了岔子,就算是你父亲,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韩漠大是疑惑,按照正常情况,朱小言早就该带着八百风骑驻进军营了,可是为何却没有他们的动静。

    听着父亲训斥,韩漠急忙恭敬道:“韩漠明白,父帅放心,我这就去找寻他们的下落。”

    韩玄昌点了点头,那边众将还在等着商讨军务,他也不多说,只道:“有他们动静,立刻来报我。”

    韩漠出了帅营,只见一名身着皮甲的高个大汉快步过来,恭敬一礼,道:“五少爷,您可到了,朱统领正在等您。”

    “他在哪里?”韩漠皱眉道:“怎么没见他人影?八百风骑现在何处?”

    大汉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朱统领和风骑如今正隐在二十里外的葫芦林,朱统领派属下在此等候五少爷,一见五少爷,便请五少爷过去相见。”

    “葫芦林?”韩漠疑惑道:“隐在那里做什么?”顿了顿,问道:“你是?”

    “属下韩必图,是风骑的骑兵队长!”大汉恭敬道。

    “哦!”韩漠展颜笑道:“你就是韩必图?小朱提起过你,对你是大加赞赏。恩,果然是条汉子,好,带我去见他。”

    他心里却很是疑惑,朱小言不领着风骑入营,却要隐在葫芦林里做什么?

    p新的一周开始了,先感谢大家的继续支持啊,这一周的故事,注定是激动人心的一周。大家有空,可以帮忙沙漠四处宣传一下,我好累的,

    读好书,请记住读书客中文网唯一地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