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593.亡命山涧(中杯给大家拜年啦)-

时间:2021-05-25 18: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593.亡命山涧(中杯给大家拜年啦)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着黎廉十二寨的山民们集体出击,王七麟坐在山头上一边啃鸡翅膀一边嘿嘿笑。

    徐大也嘿嘿笑:“七爷,这炸鸡翅膀还挺好吃,你从哪里学的用油炸而不是烤着或者炖着吃这个做法?”

    他三两口啃干净鸡翅膀塞给九六,九六斜睨八喵,八喵正要挥爪,忽然想了想跑去斜睨风水鱼。

    风水鱼明白它的意思,优雅的游到了徐大头顶,张开鱼嘴给他来了个喷灌!

    八喵不满的挥爪,徐大低下头避开兜头而来的河水破口大骂。

    风水鱼便闭上嘴往下挪了挪,徐大抬起头,正好与风水鱼对视。

    这时候风水鱼张开嘴,冲着他脸开始喷……

    王七麟低声道:“都老实点,别闹腾,别让他们发现咱们的身影,更别让他们意识到被咱们给利用了!”

    他们之前已经在附近找了两天结果也没找到亡命山涧,毕竟马龙只是卜算了这个山涧的位置,算计的并不准,只是算出个大概方位。

    于是傍晚遇到这伙山民并意识到他们用棺材堵路是想要敲诈勒索的时候,王七麟便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谢蛤蟆御鬼进入棺材中制造诡异事件,然后他将之前在红黑瞳寨中收集到的银伥白银都给了黎廉明杰,让银伥晚上来弄他。

    关键时候,他放出了白云间和小双,让它们俩去收拾了银伥救下了黎廉明杰的小命,并且进入黎廉明杰和寨子中其他人的梦境给他们托了这么个梦:

    棺材中的老尸乃是来自附近山中一处隐秘之地,里面有诡事频发,寨子要想解决老尸带来的麻烦,必须得去往这隐秘之地!

    王七麟知道黎廉十二寨这种小地方的人不可能知道银伥害人的真相,他在祯王酒席上与黎贪山狼对峙的时候问出千阴锁的时候,黎贪山狼和祯王反应都很大。

    很显然这事很隐秘,只有高层知道。

    至于知道亡命山涧这个机密的人就更少了,黎廉十二寨上下更不可能知道。

    但谢蛤蟆说过,移谶术乃是上古邪术,要施展需要极多的条件,其中有一条便是得需要一个地方、有许多人被禁锢在里面,然后这些人在这地方去发生一些诡异事件,进而被夺走命途和气运!

    这件事已经进行了至少二十二年,王七麟不相信以九黎峒的毛手毛脚,这些年一直没有发生问题、移谶术所在地一直没有出现漏洞!

    所以只要这地方有过问题,那必然会留下痕迹,黎廉十二寨作为此地山中的一座山寨,怎么着也会知道一些事。

    所以这些人是他可以利用的最好资源。

    他入蜀之前就调查过九黎峒,这些人凶残而愚昧、霸道而简单,王七麟相信自己的计划能成功。

    实际上也是这样,这山寨等不到外出求援的人归来,又得到了所谓先祖之魂的梦境提示后,便开始给他打工了。

    而他们派出求援的那一对干瘦的孪生兄弟,此时正被倒绑着吊在山上最大的一棵树上……

    向培虎和白猿公在跟随着马明收拾他们两人……

    马明的军中手段酷烈且有效,很快便取得突破,两兄弟愿意老实交代了。

    王七麟叼着炸鸡翅膀过去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一个青年虚弱的说道:“我叫黎廉大二,这是我的哥哥黎廉大一。”

    王七麟听到这名字后一愣,他问道:“那你们有弟弟妹妹吗?”

    青年点点头:“有。”

    “叫什么名字?”

    “黎廉大三和黎廉大四。”黎廉大二期盼的看向王七麟。

    对方的态度和问题让他心里有一种预感,自己的弟弟妹妹与这伙人是相熟的。

    结果对方没有问他弟弟妹妹的情况,而是问了一个奇怪问题:“还有其他弟弟妹妹吗?”

    黎廉大三茫然摇头。

    王七麟说道:“那你爹娘有没有准备再生其他弟弟妹妹,有没有给他们想好名字?”

    黎廉大三说道:“有,就叫黎廉大五。”

    王七麟问道:“不是黎廉研究生、黎廉硕士、黎廉研一、黎廉研二之类的?”

    所有人都满头雾水。

    王七麟当然知道他们听不懂自己的话,但他不是在瞎问,这俩兄弟父母起的名字让他想到了梦里地球的一些事。

    有一瞬间他以为,这俩兄弟的父母中某一个是从他梦中那个地球世界穿越来的。

    如果他们是穿越来的,那王七麟可就得必须找到他们去询问一些事了。

    这比他对付祯王还重要!

    可惜,这名字只是巧合而已,并没有特殊含义。

    王七麟叹气。

    明白这点后他问黎廉大一和黎廉大二关于附近的诡异地方,然后两人不约而同提到了‘白骨峒’。

    九黎峒所处地乃是深山地带,他们不是这片山林的土著,不是这里的原始主人。

    比他们更早的就是大黑峒,九黎峒来到这里后侵占的便是大黑峒的地盘,而且还想要彻底占领这片深山,所以大黑峒才要跟他们干到底。

    黎廉大二低着头说道:“根据我们寨子里的老人说,其实最早的时候我们九黎没想着跟大黑峒拼个你死我活,我们是来避难的,大黑峒当时还接纳救助过我们。”

    “然后你们看人家山里条件好,便想鸠占鹊巢、取而代之?”徐大鄙夷的问。

    黎廉大二摇头说道:“不是,是山里养不活太多人,我们没办法……”

    “行行行,这些给你们九黎峒脸上贴金的屁话别说了,你们恩将仇报人家大黑峒,这事是进入史书的,你们嘴里怎么说都没用。”徐大继续鄙视两兄弟。

    王七麟说道:“你们九黎峒真是太不讲究了,人家大黑峒在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救过你们,结果你们站稳脚跟后回过头来就对人家举起屠刀?”

    “咦,有趣,”他忽然想到一些事,“大黑峒救过你们,你们没弄个感恩节之类的节日吗?”

    黎廉大二摇头。

    王七麟说道:“你们真是挺没良心——算了,不说这事了,继续说白骨峒。”

    黎廉大二介绍,说大黑峒也不是这群山的最早主人,群山最早主人是谁已经不可考证,总之最早的人肯定不是住山寨、不会建吊脚楼和竹楼,他们是住山洞的。

    群山之中多有暗河,山洞、山道极多,山里头是有裂缝的,盘根错节、数不胜数,他们寨子附近尤其多,并且他们在里头发现过许多枯骨。

    这些山洞就是白骨峒,里面白骨成堆,并且时有鬼灵作祟。

    当时他们与总峒说过,总峒派了高手前来调查这事,然后告诉他们说这些峒子里头的人都是最早的山民土著。

    土著冷酷无情且凶残,他们彼此杀戮,抓到对方部落的人就会用来祭祀自己崇拜的神灵,他们看到的枯骨便是祭品腐烂所遗留。

    至于他们在峒子里头所遇到的鬼祟,那便是很早时候被祭拜所残留的鬼灵。

    鬼灵们没了信徒,已经是空架子,相当于孤魂野鬼,不必害怕,不会伤害到他们。

    九黎峒人性情比远古山民还要彪悍、还要勇猛,他们不怕鬼怪,所以知道这些事后还是敢住在附近。

    不过他们信鬼灵,偶尔抓到大黑峒的人,他们还会送去白骨峒进行祭祀。

    这也是王七麟用白云间入梦给山民托梦便得到信任的原因,九黎峒人是很信神灵的。

    王七麟听到这里忍不住给俩兄弟各吃了一个大嘴巴子,九黎峒上下真挺不是玩意儿的,朝廷没有剿灭这些蛮人算是失误了。

    不过他们透露的消息很有用,他大概能确定所谓的白骨峒就与移谶术之地相通,而白骨峒中发现的枯骨便是那些被刘寿夺取命途和气运的可怜人。

    这些可怜人活不了多久,失去利用价值就会死掉,然后尸首肯定被处理在了附近山洞里头,最终有了白骨峒的说法。

    黎廉十二寨山民打着火把在山里头苦苦搜寻,半夜时分他们便找到了白骨峒入口。

    王七麟带着众人偷偷跟随在后,也发现了山洞口位置。

    九黎峒总峒应当是告诫过黎廉十二寨,说这白骨峒里头有残酷邪灵,所以不能轻易进入。

    此时山民们找到入口后就不敢进去,黎廉明杰等人在洞口一个劲的焚香烧纸进行祷告,祈求先祖之魂庇佑。

    最终寨主安排了两个人进入白骨峒,过了一段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山民便惊恐的一哄而散……

    王七麟并没有去追他们,山民们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他找到了目的地。

    山民散去,正好给他留出操作空间,他等到周围山上没人了,八喵和九六领路,一行人气势汹汹的杀入其中。

    山里头空气很好,只要没有阴云便是月光皎洁、视野开阔。

    山洞里头不一样了。

    黑暗!

    阴沉!

    凝重!

    还有一股香烛纸灰的味道残留其中,混合了山间草木的味道很是奇特,让人嗅到后不太舒服。

    幽深开阔的山洞,像是通往九泉之下。

    徐大打起火把,问道:“七爷,要不要上火髻虫烛来辟邪?”

    王七麟信心十足的说道:“就咱们这里的人、这些修为,还用火髻虫烛来辟邪?哪怕这是一条阴路、哪怕这里有恶鬼有厉鬼也不是咱们对手……”

    “七爷,你那嘴巴开过光的,还是别乱说了好不好?”谢蛤蟆谨慎的提醒道。

    王七麟翻白眼挥挥手:“总之不用怕,跟我进去就行,咳咳,我现在布置一下。”

    “娘子你带黑豆待在外面,有什么不对劲你们俩赶紧跑路。”

    “青凫的兄弟们,除了胖五一之外,其他的也藏在外面,看到我家娘子跑路你们也跟着跑路。”

    他把冥鸦迅雷交给了胖四五,低声说道:“外头不会很安全的,你们重点是保护自己,一有风吹草动立马跟着我娘子跑路。”

    胖四五也低声说:“是不是还有异常?七爷,要不然咱搞个陷阱……”

    王七麟摇头,他们人手不够。

    他拍了拍胖四五肩膀示意他小心,继续说道:“剩下的人跟我进去,我在前面打头阵,道爷你在最后头收尾,那个徐爷你和马爷待在队伍中间,有啥不对劲你俩赶紧趴地上装死……”

    徐大不悦的说道:“七爷你这是不是看不起人了?”

    王七麟往前伸手:“徐爷那要不然您来打头阵?”

    徐大说道:“大爷的意思是,你看不起我不要紧,你不能看不起马爷,马爷怎么可能装死呢?他不是那种人。”

    王七麟说道:“行了,其他人排好队,飞哥你和虎哥跟我身后,有啥事你俩赶紧给我往上顶。吞口、吞口,沃日,吞口你哪里去了?”

    洞口外面伸出个脑袋,吞口小心翼翼的说道:“七爷,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被人困在王陵里头守墓,所以对这种地方特别……”

    “你赶紧滚进来,就你有丰富的地下山洞生活经验和战斗经验,你不带路谁带路?”王七麟指着前头说道。

    吞口看着黝黑的洞穴深处差点流眼泪!

    这山洞很深,而且多有支线,好像四通八达,形如迷宫,相当吓人。

    九六一路抽鼻子,带着他们在蜿蜒的洞穴中慢慢行进。

    进入洞穴不远,他们开始发现白骨。

    王七麟捡起一条白骨试了试,他轻易掰断了骨头,然后有鬼火冒出。

    他的气血过于旺盛,晶莹碧绿的鬼火顿时被冲灭。

    夹着尾巴走在他身边的吞口小心的问道:“七爷,这些骨头好像烂了很久了哈?你看它们已经变得这么酥软。”

    谢蛤蟆的声音悠悠的传来:“无福无禄短寿者,骨轻且脆。玄道中有称骨算命之术,用的就是这个原理,命不好的人,真骨很轻。”

    不知道什么时候,山洞里头出现了淡淡的雾气,这雾气本质是水,大夏天的却寒冷如冰,他们穿的少,不多会徐大就开始搓手臂了。

    又过了一会沉一忽然说道:“咦,二喷子你怎么绿了?”

    徐大抽空换上了金缕玉衣。

    他搓着手问王七麟道:“七爷,你不是说咱们一直在找一个山涧吗?大爷要是理解没错的话,这山涧应该是山里头的水沟子吧?咱们这钻山洞能钻对了?”

    王七麟沉思道:“道爷,你说咱当时听到的‘亡命山涧’四个字会不会是理解错了?他们说的其实是‘亡命山间’?”

    谢蛤蟆声音响起:“无量天尊,不不能吧?亡命山间算是个什么、什么名字?”

    他也猜测到了这点,所以话说的有点绊绊磕磕。

    徐大唉声叹气:“你们俩一起翻车了?吾草,这种事挺稀奇呀!”

    随着他们行进,山洞逐渐开阔。

    雾气也逐渐浓重。

    这时候走在前面的九六忽然停下身,王七麟立马将火把扔飞了起来。

    他们处于一座磅礴巨大的山洞中,四周有伸展出来的高台,一个个白骨骷髅站在上面。

    这些白骨骷髅站在高处,环绕一圈,它们安静的站着,骷髅头低垂——

    “如果它们有眼珠子的话,大爷感觉它们是在看着咱们。”徐大干笑着说道。

    王七麟赞同的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这些骷髅头的眼眶里出现了猩红的小点。

    像是一团团火焰。

    谢蛤蟆的咒骂声在后面响起:“无量你的天尊!徐爷你能不能管好你那张狗嘴?”

    王七麟沉声道:“大家别怕,稳住,我们能赢!”

    眼眶中的火苗出现后随即扩散,迅速燃烧向关节,然后这些骷髅就动了起来。

    它们顺着石壁往下爬。

    这个石窟是很大的,围在四周的骷髅也很多,此时它们眼眶和关节处都是火焰,看起来很绚丽,也很吓人。

    王七麟不知道刚才吓跑黎廉十二寨那些人的是不是它们,应该不是,因为他们已经深入山洞很远了,九黎山民方才不可能进入这么远。

    沉一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一堆骷髅而已,有何好怕?诸位且后退,看喷僧一个人把它们给收拾了!”

    白猿公翻白眼:“骷髅能有什么厉害的?谁害怕了?”

    王七麟却知道这些东西不好对付,这是祯王用来给他儿子看守性命的东西!

    还有谢蛤蟆的眼神也看出这点,他在队伍后头很是谨慎,双手都捏出了符箓。

    不过他同样没怎么担心,早在他还是铁尉的时候,他就在一座地洞里头与骷髅们血战过。

    他有天王轮回钟!

    只要一下子,这些骷髅全得跪!

    山壁的骷髅往下爬,它们手掌扒拉着石头,手掌关节有火焰、脚底板关节有火焰。

    这些火焰碰到石头就会将石头给燃烧起来。

    于是火焰越来越盛,开始出现在它们背后。

    向培虎皱眉说道:“这火很邪门,小心这火焰!”

    王七麟捏剑诀,喝道:“剑出!”

    开门剑瞬间出现在一具骷髅身后,剑身飞转,将骷髅轰的四处飞散。

    就跟点燃了一道烟花似的,散开的骨头、绽放的火焰,巨大的山洞一下子变得火红起来,照出一片粗糙的穹顶。

    这时候王七麟才看到,山洞穹顶上有一张庞大无匹的脸!

    一张老脸在死气沉沉的俯瞰他们!

    就在他要仔细看这张大脸的时候,火焰收缩,落地后飞散的骨头被火焰拉着又组合了起来。

    见此他急忙说道:“骷髅不值钱你值钱,啊不——是骷髅不厉害,火焰厉害!”

    谢蛤蟆低声道:“当然厉害了,这恐怕就是红莲业火了!”

    他双手收起符箓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双手在身前开始迅速的结印。

    王七麟感觉到有轻风吹起,他回头看向谢蛤蟆,看到谢蛤蟆身上的湛蓝老布道袍纹丝不动。

    风吹向四面八方,吹在了这些骷髅身上,骷髅们背上冒出的火焰顿时熄灭了。

    本来有骷髅往下攀爬着一拍石壁像是要跳起来,结果它们往外一跳纷纷坠地,骨头噼里啪啦的落了满地。

    巫巫不明所以,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他骷髅见此就不跳了,老老实实往下爬。

    王七麟出剑轰击这些骷髅,白猿公见此也拔剑出鞘。

    他手中快剑飞出,如长箭般将一具骷髅给钉在了山壁上!

    骷髅确实不厉害。

    火焰也确实厉害——红彤彤的火苗立马顺着剑刃烧了上去,千锤百炼的快剑发红发软,化作铁汁往下流淌!

    这时候落地的骷髅已经被火焰牵扯着重新组装了起来,沉一看到这一幕便立马振袖飞起——僧袍肥大,双袖展开如同鸟翼,他像一只肥蝙蝠般飞扑那骷髅。

    伏魔杖轰然砸出,带起劲风如旋风,从两旁呼啸翻飞!

    刚刚站起的骷髅被他一伏魔杖给扫飞了。

    轻而易举。

    但伏魔杖碰到了火焰,火焰顺着伏魔杖燃烧起来,顺着杖杆子往他手上燃烧!

    徐大急忙喝道:“扔掉伏魔杖……”

    火焰焚烧,伏魔杖上金光灿烂,有金色梵文浮现在伏魔杖通体之上。

    火苗跳动,梵文也跳动。

    有香烛味道冒出。

    也隐隐有梵音在低吟。

    沉一抄起僧袍大袖去拍打上面的火焰,很寻常的就将这火焰给拍灭了。

    金色的梵文消逝、含糊的梵音也消失。

    沉一看向四周说道:“阿弥陀佛,七爷、二喷子,你们别怕,这火就是吓唬人的,压根不能伤人!”

    更多的业火骷髅爬了下来,沉一如风般四处飞转,将一具具骷髅砸的四处翻滚。

    伏魔杖上火焰燃烧,烧到了他手上便熄灭,而燃烧伏魔杖的火很快也会熄灭。

    王七麟示意其他人后退。

    他将询问的目光看向谢蛤蟆,谢蛤蟆对他说道:“业火焚烧的是业障,沉一是人的身躯却没有人的魂魄,既然他都没有人的魂魄,自然没有业障随身!”

    其他人并没有听到这话,谢蛤蟆是传音于王七麟。

    吞口张开嘴发出攻击,一支支短箭射在了骷髅们身上,落地的骷髅被撞的倒地甚至碎开,但接着又爬起来、又组装起来。

    短箭与白猿公的利剑一样化为铁水!

    吞口改成张开嘴咆哮,王七麟以八部天龙剑阵御剑,六把飞剑将骷髅们炸成碎片。

    骷髅碎裂,火焰很快消失。

    山洞又恢复宁静黑暗。

    见此沉一哈哈大笑:“阿弥陀佛,就这?喷僧还没有杀个过瘾呢!”

    谢蛤蟆收起手印说道:“继续走!”

    “看上面。”王七麟又将一个火把扔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山洞的洞顶,露出了那张庞大的脸。

    这张脸是以山顶雕琢而成,很大很逼真很精细,但没有精气神,死气沉沉,仅仅是一张老脸。

    王七麟觉得不对,刚才他看到的洞顶老脸并不是这么毫无生机!

    众人啧啧称奇,谢蛤蟆沉吟道:“这应当就是攒命娘娘的脸,也就是红莲无生老母之面!”

    九六小步向前跑,山洞越往前规模越大,也越来越潮湿,王七麟开始听到隐隐约约的流水声。

    雾气同样越来越大,附着在石壁上后凝聚于一处,化作水滴往下滴答。

    就跟下雨了似的。

    当雾气浓密的几步之外难见人影的时候,一条河流出现在他们面前。

    雪白浓郁的水雾正是从这冰冷的暗河之中升腾而起,就跟沸水的热汽一样,浓密的夸张。

    王七麟看着这条宽阔的暗河忍不住说道:“原来这里真的有一座山涧!”

    山中水沟为山涧,山中水道亦为山涧。

    流水湍湍,寒意逼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