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423.大院深处(开工第一天,想念大家)-

时间:2021-05-28 12: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423.大院深处(开工第一天,想念大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徐大先去打探市井消息。

    半天时间足够他得到想要的消息,关于将军府的近况被送到了王七麟面前。

    拿着调查到的资料,徐大向他汇报道:“郑不世确实是翩翩佳公子,风流俏郎君,他以前是青楼常客,在城内姑娘们口中大有才名,自号小三变……”

    “阿弥陀佛,等等,哪三鞭?”沉一好奇的问道。

    王七麟皱眉道:“别插嘴,他说的是小三变,这是学了柳永柳三变,自诩是风流才子呢。”

    沉一说道:“那么问题来了,柳三鞭……”

    “马爷,不管管你下属吗?”王七麟不耐的吼道。

    马明急慌慌的进来,一边往里走一边脱衣服,沉一吓得缩了缩头,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推开窗户纵身跃出。

    让沉一打了个岔,徐大也没兴趣正经汇报了,他说道:“反正郑不世婚后没怎么去青楼,不过也有人猜测他是没钱了,这将军府表面上富丽堂皇,实际上那是真穷。”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银样镴枪头。”王七麟点点头。

    他最近跟黑豆一起夜读书,变得有文化了。

    徐大说道:“对,但是转过年来这二十来天,郑不世又开始在青楼里混了,而且出手阔绰,据说已经赢得了花前宴新头牌红倌的赏识,两人双宿双飞,已经成了上原府文人圈子里的美谈。”

    王七麟不屑的吐了口口水:“啊tui!恶心,你们这些文人真是恶心,嫖女人当美谈?恶俗!”

    徐大说道:“七爷你说话声音小点,不用这么吼,咱这里隔着第五味还远呢,再说有好几道墙隔着呢。”

    王七麟暗道你懂个屁,我媳妇是狐狸精,有顺风耳呢。

    谢蛤蟆沉吟道:“无量天尊,七爷,还记得老道士当时说的话吗?”

    “郑不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为何非要娶柳家姑娘?哪怕他知道这姑娘是个女鬼,却依然要坚持与她在一起,难道他们是真爱吗?”

    他笑着摇头:“老道早就看穿这一切了。”

    王七麟道:“郑不世贪图的是柳家财富,他为了得到这些钱所以一直克制本性,与妻子演举案齐眉、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好戏,现在应当是已经拿到这些钱了,所以开始肆无忌惮的恢复本性?”

    谢蛤蟆道:“不错,他现在肆无忌惮,而且老道猜测不错的话,他不光是肆无忌惮的恢复本性,还要肆无忌惮的去除掉柳氏娇娘,祖先生就是他请去的!”

    一条线完整的捋直了:

    郑不世得知柳青漪身躯中的鬼是柳金德前妻柳氏娇娘后,却依然坚持娶她,便是为了获得柳家的财富。

    他本身从少年时便流连花丛,见多了美色,自然不会对柳青漪的身躯迷恋,也不会对柳氏娇娘的魂魄有兴趣,于是目的达到他露出真面目,开始冷落妻子重新回归声色犬马的日子。

    并且他知道柳氏娇娘是鬼,担心自己算计人家遭到报复,于是找了祖先生来报仇,结果祖先生修为不及柳氏娇娘,却反被柳氏娇娘给算计了,最终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王七麟做出猜测,随即带领冲锋组出击,他们直接上了将军府大门。

    上一次来到将军府,宅邸大门红漆斑驳,园中花草长势凌乱,一些角落里堆积着残雪,雪中有腐烂枯叶,环境乱糟糟。

    如今大门焕然一新,府内的丫鬟奴仆数量多了,园子各处包括角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苗圃花园做了重新整理,移植了一些梅花、小青松之类的植被,将院子点缀的色彩缤纷。

    得知王七麟上门,将军府的家主郑板英急急忙忙前来迎接,并带他们去了客厅上了茶。

    这次的茶叶泡在水中色泽碧绿、大小匀称,茶水如碧玉,绿的清澈,水汽萦绕中,清香扑鼻。

    比上次来喝的茶水可要高端多了。

    王七麟坐下后兴致勃勃的说道:“郑先生府中收拾的真好,应当花了不少钱吧?”

    郑板英含笑道:“王大人谬赞,这算得上什么好?还是让大人见笑了。”

    王七麟问道:“令公子夫妻呢?本官今日来找其实是有些话想问问他们。”

    郑板英道:“哦,犬子去赴同窗之宴了,请大人海涵,现在没出正月,而犬子朋友多、同窗多,所以难免招待就要多一些。至于我那儿媳,她最近身体不适,一直深居后院中养病。”

    王七麟笑了笑道:“郑公子去赴宴了?是去哪家勾栏院赴宴吗?”

    郑板英尴尬的一笑,打着哈哈说道:“士子风流、士子风流嘛,这是他们学生之间的事,我是素来不管的。”

    王七麟掏了掏耳朵说道:“行吧,看来他们都不方便见本官?”

    郑板英满怀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住,王大人,您看您是要问什么事吗?不如与我诉说几句?我想我或许能帮上大人你的忙。”

    王七麟道:“也好,元宵节那两天,有个叫祖先生的来过你们府里,是吧?”

    郑板英坦然说道:“不错,上元节驱邪,那位祖先生乃是绿波县有名的修士,经我儿媳介绍,我请他来府里施法来着。”

    王七麟歪头打量他,笑道:“将军府门口有神工坊的瑞兽石雕镇守,你儿媳妇本身便是鬼,然后你还要去请一名方士来施法?施法干什么?驱鬼吗?驱逐你媳妇吗?”

    郑板英眼皮子跳了跳,勉强的说道:“王大人这是什么话……”

    王七麟打断了他的话,诚恳的说道:“郑先生,请你相信本官,本官对守卫边疆的军士们有着发自心底的敬重,绝不想伤害军士和他们的后人,所以如果你们一家没有犯罪,本官绝不会找你们麻烦。”

    听到这话,郑板英松了口气,脸上急忙露出感激的笑容。

    但王七麟还有下半句:“本官对朝廷律法和天地间的公道更有着发自心底的尊崇,任何人只要敢做伤天害理的事,本官哪怕拼着得罪皇家、丢了官帽,也要让他付出该有的代价!”

    这番话他说的认真。

    掷地有声!

    郑板英刚露出的笑容凝滞了。

    王七麟不说话,直直的盯着他看,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郑板英并不是个老油子,他没什么出息,所以老爹留下的偌大家业在他手中败落。

    他守不住家业,他也没有守住家业的魄力。

    对此徐大也调查过,郑板英的父亲郑老将军曾经官居二品,以沙场起家,总共有五个儿子,但四个儿子先后随他征战沙场,陨在沙场。

    于是到了最小的郑板英出生,郑氏再也不许丈夫带儿子出疆,而是小心保护在了后房之内,不过保护有些过度,导致郑板英从小到大缺乏主见、缺乏独立性。

    这也是郑老将军失宠之后果断携妻子返回上原府老家的缘故:继续留在京城,一旦他没了,郑板英会被京城里的豺狼虎豹吞的骨头剩不下一根。

    王七麟以目光压制郑板英,他还真低下了头,嗫嚅道:“王大人、王大人秉公执法,在下自然是佩服的。这是,嗯,百姓之福,朝廷之福……”

    他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车轱辘话。

    王七麟听完后说道:“带本官去见你家儿媳,或者你直接告诉我,是谁害死的姚家口祖先生。”

    郑板英干咽一口唾沫,说道:“大人,我说实话,我告诉你实情。”

    “其实、其实其实是这样的,唉,本来在下想在上元节驱邪迎福,可是没有告诉祖先生家中儿媳是鬼这件事。”

    “请大人谅解,虽然犬子与、与娇娘情投意合,但你知道的,这事它终究是个家丑,对不对?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在下严令知情人不准将消息透露出去。”

    “这祖先生就是个外人,在下肯定不能把真相告诉他,结果这坏事了!”

    他说到这里露出个哭一样的笑容:“祖先生来了后又是焚香又是烧纸,起初一切弄的确实很好,纸灰飞起竟然是龙凤呈祥的图形,让人看得啧啧称奇。”

    “然后他施展更厉害的法术,一切就失控了,他发现了我家儿媳身上的鬼魂,以为她被鬼所害,直接以法术攻击了她。我家儿媳迫于自保,与他进行了一场大战!”

    郑板英无奈的说道:“可是大人您明鉴,都是误会,这一切全是误会呀!”

    王七麟笑道:“原来都是误会,那你带我去见你家儿媳,我看看她怎么样了,我家道长神通广大,或许可以帮你儿媳一把。”

    谢蛤蟆稽首唱喏:“无量天尊!”

    他们都知道郑板英这番话是假的,王七麟尤其确定。

    他第一次透露出祖先生被害死这件事,正常来说,郑板英的第一反应应当是震惊。

    然而并没有,他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个所谓的真相。

    其次之前二十八宿所扮演的‘程福波’曾经告诉他,说祖先生离开他们家的时候自称是被人请去伏魔捉鬼,可不是去什么祈福。

    所以郑板英在说谎!

    将军府内房屋鳞次栉比,柳氏娇娘住在深沉后院中,她的住所是一座小木屋,前面有一座三层楼,两边有大梧桐树,所以即使这会太阳老高,可是却依然没有什么光亮。

    阴风阵阵。

    不过将军府曾经确实辉煌过,即使是这么一座小屋修建的也精致秀美,如今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

    徐大点点头说道:“嗯,这地方的环境倒是符合女鬼的气质。”

    郑板英苦笑道:“请大人们明鉴,这正是我家儿媳自己挑选的地方。”

    谢蛤蟆看看周围环境点头道:“无量天尊,徐爷你可看错了,这地方貌似阴沉,却是宅子的一处水口,郑先生不知道吗?这里是你家宅邸中风水眼,简单来说就是风水最好的地方。”

    王七麟吃惊,这不是糊弄人吧?

    谢蛤蟆一手抚须一手指向小屋划了一圈,道:“我们道家讲,阴为形,形有阴,所以老道不想装高深莫测,你们看到这屋子阴气浓郁,它确实是阴气浓郁。”

    “可是,阴气从哪里来的呢?”

    他接着指向三层高楼和两侧大梧桐树:“正所谓阴阳相生,放诸天地中,这山属阳,越是高山越属大阳,大阳生大阴,所以山顶这极阳之点会放出阴气。”

    “从山上喷发出来以后顺着山势向四下流淌。一般情况下,有山就有水,阴气在流淌过程中,一旦在低凹处遇到水,就溶于水里,停止前进,这就叫‘界水则止’。”

    “放到这宅院之中,这座高楼和两棵大树便是大阳,它们顶上会缓缓流出阴气,那么阴气往哪里流淌呢?涉水而入、逢低而去,这座小屋恰好地势低,阴气正是汇聚于此。”

    随着谢蛤蟆指点王七麟仔细观摩,看到这小屋的地势确实低,周围是将军府的一个低洼处。

    谢蛤蟆说道:“这里的风水有个讲究,叫做干流水,干流下来的水,所以咱们看不见水,另外风水家讲高一寸为山、低一寸为水,其实这些说的便是阴气。”

    王七麟道:“看来这地方还是个福地。”

    谢蛤蟆冲着郑板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是啊,这是个福地,郑先生作为一家之主竟然不知道?”

    郑板英惶恐摇头道:“在下不知道,在下还以为这是个养鬼地呢,所以、所以平时不太过来。”

    他上去敲敲门,问道:“娇娘,你可在里面,听天监的王大人要来看看你。”

    短暂的静默之后,一个纤细柔弱的声音响起:“请公公大人和诸位大人稍候,容奴家换一身衣裳来见客。”

    一炷香的时间门口打开,王七麟见过的柳氏娇娘露面,将他们迎接进去。

    她的样子确实不太好,面色苍白、眼神黯淡,王七麟能看到身躯上有隐隐约约的黑气在左右摇曳。

    这是鬼魂固体不稳的样子。

    郑板英急忙叫丫鬟进来服侍她,并生气的叱责丫鬟,问她为什么离开房间。

    丫鬟唯唯诺诺,柳氏娇娘轻轻摆手道:“公公勿怒,是奴家让她出去歇歇的,这地方终归阴冷,一个女儿家长时间呆在这里是待不住的。”

    郑板英心疼的说道:“唉,可是你现在身体不好,时时刻刻需要人照顾。”

    柳氏娇娘轻笑道:“无关紧要,奴家只要躺着歇息,平时不需要人来照顾。”

    王七麟冷眼旁观,看着两人的神态、听着两人的话,他感觉一切倒是正常。

    郑板英很关心柳氏娇娘,柳氏娇娘对他也是彬彬有礼。

    好一个父慈媳贤的场面。

    但这不对!

    王七麟还记得郑板英得知柳氏娇娘是鬼而郑不世要娶她时候的样子,那时候郑板英差点没晕过去。

    郑板英问候了柳氏娇娘几句,然后将王七麟等人的来意说了出来。

    得知祖先生死了的消息,柳氏娇娘震惊的重新站起:“他死了?不可能呀,奴家当日与他交锋,他还占了上风呢,怎么会突然死掉了?”

    看着她的样子,王七麟回想起了当时姚家口族老说的一段话:祖先生说他这次去府城结了个善缘,对他修为大有裨益,他得先修炼……

    于是心里出现一个猜测,说道:“祖先生是被你害死的,他在临死前写下一封书信,上面说他被你们郑家给坑害了,他以为自己修为可以精进一步,哪知在他修炼的时候,却被害掉了性命!”

    他凝视向柳氏娇娘,慢慢说道:“本官当时曾经与你约法三章,你若是害人,那我听天监就不能再放任你留在人间,所以对不住了,你得随本官去听天监!”

    柳氏娇娘身躯一震,她惶恐的看向郑板英说道:“奴家没有害死他,大人明鉴,您不能冤枉好人!”

    郑板英正要说话,王七麟猛的喝道:“你不是柳氏娇娘!刚才本官的话是在诈你罢了,本官并未与柳氏娇娘有这样约法三章!你是谁?柳氏娇娘何在?给本官拿下它!”

    徐大从怀中的须弥芥子龙形佩中抽出燃木神刀,然后这一幕将郑板英给看直了眼:

    一个男人从胸口拔出来一把偃月大刀!

    偃月刀挥舞,刀刃上有火焰隐现!

    看到这火焰柳氏娇娘大惊,她赶紧退往墙角叫道:“大人饶命,不关奴家的事,奴家没有害过人,大人饶命!”

    郑板英着急的说道:“王大人,你明明确实与娇娘做过这样的约法三章,你说过不许她害人然后就不会找她麻烦,你说过呀!”

    王七麟说道:“对呀,本官刚才已经明说了,本官在诈她!现在有没有约法三章已经不重要了,它不是柳氏娇娘!”

    郑板英面色大变,他的身躯摇晃了两下,踉跄一步瘫在了椅子上,叫道:“王大人明鉴,它确实不是柳氏娇娘,但柳氏娇娘不知道哪里去了,它离开我们府里!”

    “真的,王大人,您可以细查,我没有骗您,娇娘在上元节之前忽然离开了我家!”

    “我都交代、我说实话,我们家可没有害她呀,我们家都是凡夫俗子,怎么能害得了一个修为有成的女鬼?说实话,我们家里人反而害怕它!”

    “但是我们家又得依靠它,因为府里账上亏空,我们家还需要它们柳家的钱财资产。”

    “也是这个缘故,所以我得知娇娘忽然不见只留下这么一具胴体后,便生出了再找一个女鬼进入这具胴体之中,来替换掉娇娘鬼魂的念头。”

    “可是大人明鉴,我们家真的没有害娇娘,也没有害那祖先生,因为我家找祖先生来确实不是想让他祈福驱邪,而是想让他来给柳青漪这身躯安魂固鬼!”

    谢蛤蟆冷笑道:“无量天尊,这话糊弄谁呢?你以为这鬼要附到人身上是很简单的事情吗?非也非也,这是非常难的事情!”

    “你说你们发现柳青漪身躯里头没了鬼后,再去找个方士来往这身体中换一个鬼?这不可能,之间耽误的时间太久,尸首血脉会冷却、身躯会僵硬,这样压根无法再为其他鬼所用!”

    郑板英哭丧着脸说道:“谢大人所说没错,可是我家是发现柳青漪身躯中没了鬼后,第一时间就把一个鬼给送了进去!”

    “实不相瞒,我们家里这些年一直供着一个鬼,这身躯里头的是我阿姐郑女英的鬼魂!”

    这条信息真是出乎王七麟的预料了。

    郑板英继续说道:“大人们应当知道,当初我爹从京城回来除了带了金银细软还不远千里带了两个笨重的大石狮子,为何?因为这两个石兽乃是神工坊所出的神物,有驱鬼驱邪的功效,被我爹用来护着我阿姐的鬼魂,防止她引来其他妖魔鬼怪被欺负!”

    缩在墙角的姑娘怯怯的点点头:“大人明鉴,奴家确实是郑宏将军之女,名为郑女英,您若不信奴家可以将生平所知一一讲给您听,里面牵扯许多几十年前旧事,您托人去京城打听,一定知道奴家并未胡说。”

    郑板英说道:“大人,我家供奉阿姐鬼魂多年,从未曾想过害人让她去上人家的身。我郑家满门忠烈呀,从不敢做这般坏事。”

    “这次是娇娘忽然离去,这尸首若是不用也就没用了,只能葬掉,所以我就让我阿姐附身了上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